大江西派女丹功诀略说(下)

盛克琦   2018-07-20 10:03:45

西派丹法,必须“总要收心坐虚无”,之后“入得杳冥方见道”,所谓“最初一着好功夫”也。海印子在《外身易形》谓之:“外身易形之道的是玄宗所修。外身者,明身外虚空一着,如运瓮者必立在瓮外,方能运转自如。易形之道亦然,必先舍此色身,到外边虚无中来,凝神调息,方能无中生有,尽七返九还之妙,是故玄宗丹法,最初从身外虚空下手,最后亦在身外虚空了手,自始至终,步步不离虚空,尽在外边运用。而一切法验,则尽在色身上显得,如易发、易齿、易血、易瞳,乃至易粗重色身为微妙色身、根身世界,一一密转密移。洎乎脱胎神化,则飞升冲举,神通自在,故能外其身,即能易其形矣……此乃玄宗修炼之正轨,天人合发之功效也……仙宗从身外心息相依起首,借彼先天一炁锻炼凡躯。身心渐化渐纯,累积长久,化形为仙,是所谓从外而外身易形也。”

究其实际就是从“虚无境内养出根荄”,将心息相依交并于虚空之中,是在“虚空一窍”内“起头煞尾一团团”的修炼之法。故云:“金丹之道,纯系虚空中事业,从身外虚空下手,在身外虚空了手,古人所谓‘虚玄大道’也。”[6]又云:“玄宗修证,从虚空下手,其间炼精、炼气、炼神,一一皆在身外虚空中行持,直至形神俱妙,与道合真,总以虚空为道场,故云‘虚玄大道’……最初下手,在身外心息相依,使神凝息住,与太虚混而为一,即为空此身心之妙方便,柱下入道正宗也。”[7]云:“西派相承要旨,乃在大定真空,其余返还口诀,火候细微,皆大定真空之绪余也。”[8]

汪东亭在《三教一贯 总说》中云:“总之金丹大道,自起首炼己筑基,以及进火退符,大小周天,逐节事条,逐节火候,逐节变化,尽是身外虚空一著,倘有一毫意见着在后天色身,即是‘差毫发,不成丹’。或曰:逐节效验,如何得见?曰:尽是在后天色身得见,倘有一毫意见着在后天色身,即是差毫发,不能成丹。若是身外一着了毕,则色身成童体矣。盖此是修法身,兼修色身,故曰‘性命双修’。再行真空炼形,则是白日飞升矣。”诚如张义尚先生(1910-2000)在《仙道漫谈》中评之:“西派别传超等天元丹法,于鼻外径寸色法两身交界点中安神调息。有息则在鼻外虚空中相依,无息则在鼻外虚空中入定。以此功始,即以此功圆。”[9]

《体真山人丹诀语录》云:“工夫尽在法身(身外虚空)上做,效验尽在色身边见。外面是命功,由勉强而做到自然,则色身上自然而然有变化效验,谓之性理。性理者,不容你去管他,无作无为之自然也。外面所以称命者,一切法度,如起火止火,调药配合,尽在外面施行,乃有作有为之自然也。故曰性命兼修。盖修外面命功,性理已兼修矣。又两重天地、四个阴阳,即是性命双修之旨。外面是法身,虚空之位,是先天,是乾坤。里面是色身,已经破体,故为后天,为坎为离。以我之神气放在外面之虚空中,则坎离乾坤四者合而为一,自有造化矣。我之神气放到外面虚空中去合一,故施为尽在外面,而效验尽在色身上发现,斯方谓之性命双修。”[10]又云:“火候由心息相依做出来的。”[11]“丹法始终,不外‘心息相依’四字;有逐节火候,即是逐节‘心息相依’中之变化。”

丹道修炼中的种种效验,都是在身外“心息相依,神定虚空”所获得的色身效验,其效验虽然奇异炫目、引人入胜,然而其机关却在“身外虚空一着”也,即所谓:“工夫尽在法身(身外虚空)上做,效验尽在色身边见。外面是命功,由勉强而做到自然,则色身上自然而然有变化效验,谓之性理。”是为性命双修之大秘密也。

[6]徐颂尧《天乐集·自他不二》。

[7]徐颂尧《天乐集·虚玄大道》。

[8]徐颂尧《天乐集·西派要诀》。

[9]转引自《中华仙学》,584页,台湾真善美出版社,1978年。

[10]西派超等天元“真空炼形”丹法的要害就在于“功夫都在虚空做,效验全凭身上得”,切莫错认为该丹法仅仅重视“身外虚空一着”,轻视身体上的锻炼。若修炼丹道多年,无身体上的效验,健康不能保证,体质不能变易,则是错会丹道、误用法诀了。海印子在《天乐集·丹道证验》中论述:“大抵丹法之要,在以我空寂,感彼先天真阳到身。虚寂之程度愈深,则真阳之来愈盛。如茶杯然,增一分空,方能添一分水。真阳愈充,则元神愈旺,定力愈强。故炼精化炁足,绀发再生,皮肤发光。再进则见赤血变白,目瞳变方,筋骨、齿牙、血髓,无不变易,一一革故鼎新。夜睡无声,操劳不倦。乃至炁化为神,除睡、除食,智光内发,外境虚融。”胡孚琛教授在《丹道法诀十二讲·肉体返还之功》中也指出:“在丹道修炼中,学道之士必须明白,自身肉体的转化功夫应是首要的目标。因为返老还童即是转化色身之功,人体由生病转化为不病,由体弱转化为强健……进入丹道炼精化炁的程序,达到地仙(人仙)之标准,便可伐毛洗髓,返老还童了……因此说,转化色身、返老还童,是丹道修炼的关键之处。某些一知半解的学道之士和江湖丹师,学着佛教僧人的腔调称人的肉体是‘臭皮囊’,是‘肉布袋’,动辄批评我们对丹道的研究‘太著相’,不是‘上乘功夫’云云。殊不知学道之士如不能抓住丹道修炼的要害之处,是极易走弯路的……陈撄宁先生虽亦以静坐炼功,却多次批评佛教正宗的静坐法门对身体毫无用处,这使我悟到转化色身才是丹道的要害。学道之士不在转化色身上动脑子,而徒事静坐迷恋各种心理景象,欲成丹道无异于磨砖作镜。”(《丹道法诀十二讲》上卷,171-172页)

[11]元·陈虚白《规中指南·火候》:“火候口诀之要,尤当于真息中求之。盖息从心起,心静息调,息息归根,金丹之母。”

(完)

编辑:迟昊 XuDaPing123@163.com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大江西派女丹功诀略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