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言理解

安心文   2018-06-11 16:28:19

我们常常抱怨别人不理解自己,常常觉得被理解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我们不能理解别人,真正的理解别人更是件不容易的事。

多年来,大家都说我善解人意,我也自认为是善于理解别人的人。可是,今年国庆节期间母亲住院,晚上陪护母亲的经历,让我在内心深处,几乎完全颠覆了以前的自我感觉,让我切身感悟到理解别人真是件不容易的事。

母亲的病症有两个:一个是老年哮喘,一个是皮肤瘙痒。

因为哮喘,母亲看过很多医生,吃过很多药,也挡不住病情时轻时重。于是,和许多老年人一样,听到广告里卖什么药,母亲就偷偷买来。以前,我知道了就经常对母亲讲乱吃药的害处,反对有病乱投医,不看医生自己随便买药。但是,这次陪护母亲住院后,我不但不再反对母亲的做法,而且,那天从网上看到了一种治疗哮喘的药贴,也当即就给母亲订购了一个疗程。

因为瘙痒,母亲经常使劲挠痒痒,为此经常晚上掀开被子而着凉感冒。以前,我会责备母亲不会保养,说要注意,不然着凉了,又该咳喘了。但是,这次陪护母亲住院后,我不但不再这样责怪母亲,还专门为母亲向一位中医朋友求医问诊。朋友开头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哮喘和瘙痒是一个病,由于肺功能不好就会导致皮肤瘙痒。随后的解析和建议,更给了我们很好地帮助。

以前我反对母亲自己随便买药,一定有什么不对吗?后来我积极为母亲求医问药,一定能保证最佳疗效吗?我对母亲病症前后不同的反应,一定可以分出什么对错吗?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而在于我对母亲的病症前后有了不同的理解。

以前,平常的日子里,由于没有晚上陪护母亲的亲历,对母亲晚上的哮喘和瘙痒发作起来是如何的难耐根本没有具体的感受。通过这次陪护,才眼见目睹了年迈体弱的母亲喘起来是怎样的难受,痒起来是怎样的难忍,才发现自己过去对母亲哮喘和瘙痒的病痛理解得很不够。

对自己的母亲尚且如此缺乏理解,何况对别人?看来,理解别人,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很理解你”这句话,真的不是可以随便说出口的。

为什么我们难于理解别人?这是因为,所谓的理解,都有自我意识的投入,都有自我经验的参与,都是“我”的理解。用心理学的话说,我们对别人的所谓理解,都是一个信息加工的过程,都要经过一个对来自外部的别人的信息进行内部的自我加工的过程。在这个信息加工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就会投射进自我主观的经验。这种自我的主观经验,与来自别人的客观信息,很难完全吻合,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偏差,甚至相去甚远。于是,我们对别人的理解就成了不容易的事。

更麻烦的问题是,我们对别人的不理解,还会导致很糟糕的连锁反应。这是因为,我们对别人明明是缺乏理解,没有理解,甚至是误解,却往往会自认为理解了别人。于是,我们就会按照自己的所谓理解来对待别人,评判别人,与别人相处,与别人打交道。于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也就难免了。

正因此,我们才呼唤理解万岁,才要不轻言理解,理解别人多一些努力,为自己和别人的心有所共鸣多一些努力,为缩小自己的主观判断与别人的客观情况的偏差多一些努力。

经过这次陪护母亲,我对病症给母亲带来的痛苦比过去有了更深切的理解,因而也有了更实际的行动。可是,即便如此的理解,即便理解得再深刻,也只能是“感同身受”,远非真正的“切身之感”,与哮喘和瘙痒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受,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

所以,我们理应努力对别人多一些理解,但不要轻言理解。

编辑:汐颜 xiyanbianji@sina. com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不要轻言理解